切换到宽版
  • 3阅读
  • 0回复

-b-拆爱--b-jswvi52i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这是未来
 


爱情,就像一道奥数题。  某日梦醒,忽然想起初中参加数学奥赛时的一道题目。那是全国奥赛的复赛阶段,卷子拿到手里,一看,就俩题,第一道题弄了半个小时,居然搞定了,可第二道,弄了一个小时,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。那是一道几何题,一个三角形外圈着一个圆,圆周线刚好经过三角形的三个角点,圆外面又套着一个四边形,四边形的四个边恰好与圆相切。只是忘记了到底是求三角形的周长呢,还是求圆的半径?亦或是求四边形的某条边与圆相切的角度吧。忽然觉得,爱情就像这道我多年来都没有弄明白的奥数题,挚爱时,总担心着爱情是三角形,那时最恨的是情敌;缠绵时,爱情就像一个圆,滴溜溜地只想围着伊人转悠;真爱总是会失去的,于是四边形就出现了,爱恨情仇恰好就是四条边。在爱情上是没有大神出现的,无论你处在爱的哪个阶段,只要心中有真爱,都难以逃出爱恨情仇交织的那张。  拆字之具有中国特色,无须庸论,国人皆知。  一天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,说是某个身居国外的国人,为了泄私愤,居然在中国大使馆的大门立柱上喷上两个拆字,一边一个,十分对称,红色的汉字,在身处国外的国门上,特别显眼。顿时觉得国人的素养,真的就是那么令人慨然。特别是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之后,国人的素养,恰似洪流肆掠之后的河滩,枯枝烂草,破布烂衫,甚至于卫生巾之类,杂然陈列在沙石之上,丑陋尽显。  拆爱,是又一日梦醒后的感知。  伊人总是在梦中,方显清柔可人之态。我的梦中伊人,常是坐在教室里的。走进教室的时候,伊人是从不侧目于我的;听老师讲课的时候,伊人就在我的知名白癜风专家李卓胥提示治疗疾病应怎么做身侧;在安静中自习的时候,眼中其实并没有伊人,伊人就在心头。梦中的伊人,若即若离,若真若知名青少年白癜风专家李从悠提示旅行时应注意的事情幻,目光不用交织,心头只有平静,爱情,也许就是在身边,才是最大的幸福。最怕的是梦醒,伊人已远逝,教室是昔日的教室,伊人已是孩儿他妈,可那孩儿北京白癜风医院不是我的,于是歧路沾巾,儿女之情,早已没有了比邻之感。  拆爱,爱情,本也就是用来拆的,否则,何谈爱恨情仇之交织,何谈为伊消得人憔悴。  爱情,真的就是一道奥数题。  年少的时候,爱情就是生命的唯一,事业与理想都得给爱情让路,爱情一路横冲直撞,有没有房子车子有什么关系?父母师长的劝说全当作是耳旁风过。年少的心中,只有疯狂般的爱情的沉溺,管他三角形、圆形,还是四边形,纵使根本不知道何为求证,何为结论,也要爱他个死去活来,爱他个千秋万代。  如今人已是年近不惑,事业就在身边,理想就在眼前,房子不算大,车子不算好,爱情这道奥赛题,却更是闹不明白了,是爱还是拆?是拆还是爱?在爱与拆的或然求解中,爱情不再狂热,理智之中,爱情其实早已没有了踪影。  站在天台上,今夜的月光又是朗照。低头俯视人寰,多少人正在沉睡。可是爱情,又在梦醒时分,悄然醒来。拆爱,或许,就是爱情的必然。  油然而想起当年罗大佑的那首老歌,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逝,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,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,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。      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