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2阅读
  • 0回复

偶遇初恋的她j5x41eyx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
【导读】在她说话当间,我有意识地对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。发现她的精神面貌并不太好,仔细看去,发现她留这个鸡窝头,头发白多黑少,活像一颗白头翁,在黑幕里反射出暗淡的灰光。  我和她分手已经很久了。分手时我正在读我大一,分手的方式就是给我寄来一封绝情信,理由是我们之间不合适,家人不同意。三年多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。
用现代的眼光来看待我和她的初恋,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三年来,我和她虽然有过出双入对并肩成行的时候,但从未牵过手,更不用说有过肢体上的接触,但在村民眼里,我们就是一对恋人。直到她提出分手时我才明白,原来所谓的初恋只不过是我的单相思,村民们的大错觉。人家只是想利用我是大队干部,掌握插队青年生杀大权这个特殊身份而已,根本就没有付出真情。
其实我也知道,我们是注定不能走到一起的。一个是县城的美女,一个是农村小子,志不同道不合,门不当户不对。若不是她响应党的号召下乡插队,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,我们根本就无缘相识,更谈不上结下初恋情缘。这点我早有思想准备。也罢,吹就吹了吧。关了这扇窗,必然会有另一扇门在为我开启。我深信爱情的火种是灭不女人的头发要如何用心养护完的,这处熄灭了,别处还会再度燃烧起来。至于她,我只当脱掉了一件不合身的外套,轻松了,舒适了。
缘份这个东西也真令人琢磨不透。有时候近在咫尺竟然无缘相见,有时候时过境迁竟然再度相逢。我和她分手3旬之后,竟然在一次老乡聚会上再次相遇了。她说她与我分手后不久就调到了N市工作,先是在林业局的一个下属单位,然后结了婚,调到了丈夫所在工厂当工人。林业局那个下属单位我知道,与我单位只有一墙之隔。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单位后进进出出,竟然没有一次遇见她。偏偏在30年后,大家都变得人老珠黄,斜阳西下时才又再次相见,着实令人诧异。看来,这是上帝的有意安排与捉弄。
她对我十分好奇,不停地了解我的近况,而我都诚实地一一告诉她。但我发现她越听越不自在,脸部表情越来越难看。也许她在后悔,后悔当初不该抛弃我。如果不抛弃我,那么如今的她应该是另一种精神面貌:有气质的、容光焕发的、趾高气扬的;或许她在嫉妒,嫉妒我这土包子不该活得这么风光,最好像个乞丐,如果是那样,她一定很高兴,认为当初抛弃我是理智的、正确的、英明的。
这时,我意识到,我不能只顾侃自己了,老侃自己似乎对别人不尊重,似乎有些残忍,我应该问问她这么多年来是怎样度过的。
她说她也过得很好:嫁了个好老公,生了个好女儿,一家人幸福美满,其乐融融。看得出,她那争强好胜,死要面子的傲慢本性始终没有改变。
在她说话当间,我有意识地对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。发现她的精神面貌并不太老年人要营造舒适的生活环境好,仔细看去,发现她留这个鸡窝头,头发白多黑少,活像一颗白头翁,在黑幕里反射出暗淡的灰光。她脸上的一道道褶子,写下了艰辛与沧桑。她不注重打扮自己,着装很不得体,着看上去不像城市人,倒像一位从农村到城市来访亲的老太太。从前的窈窕身材,如花似锦的容颜,高傲自信的神采已经被岁月消磨得无影无踪。如果不是她先向我打招呼,我无论如何都认不出是她。如今的不合时宜的重逢令我有点失望,好似一瓢硫酸泼在我心上,瞬然之间,彻底毁掉了仅存在我内心深处的初恋情人的美好形象,我的心阵阵作痛。
老乡聚会,亦歌亦舞。老乡们都知道我是一位业余歌手,都鼓动我露上一手。我特意选唱了三首歌,第一首是《陪君醉笑三千场》,歌词是:想忘记,却时常想起。你给的美丽,刺痛我心底。每一次,从梦中惊醒,沉默地哭泣,放肆地想你。第二首歌是《菊花台》,唱词是: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,花落人断肠,我心事静静躺。第三首歌是姜育恒的《多年以后》,歌中唱道:为什么经过多年以后,所有的爱与恨不能淡薄,为什么经过多年以后,风干的伤口心痛依旧。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触摸伤痕满布的双手,忍着痛挣脱内心的枷锁。曲曲忧伤,款款深情。三唱过后,我回到座位上,发现她已经离去了。我赶紧追出去,只见一辆蓝色的士消失在荧灯街上。
曲终人散,老乡们各自离去,我也回到了家。当眼睛上方出现对称白斑怎么办晚,我很难入睡,倒不是完全为了她,而是在想那些歌词的词作者,他们为什么这么聪明,能写出如此撩人心扉、令人伤感、催人泪下的句子来。
此后,我再也没见过她,也没有听到有关她的任何消息,在我的心灵深处似乎还保留着些许挂念。【责任编辑:可儿】      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可儿)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