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2阅读
  • 0回复

一箱泛黄的信笺l14xi15s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
纵使时光已逝,你我分别时长相聚时短,但我的血液中依然流动着对你的眷恋,依然纯纯地迂回在泛黄信笺之上,让共织的锦在岁月中飘荡,光泽在生命中绚烂--题记
一个人静静的躲在屋子里,看着网上一篇篇精品美文,读着那些美女作者的婉约妙章,不由人想起远在天边的她。曾几何时,她也是那么兰心蕙质,那么婉约动人。窗外有风飘来,吹动了窗户旁箱子把手上挂着的风铃,发出悦耳的响声。打开尘封多年的箱子,忽然发现一叠已经泛黄的信笺,正安静地躺在厚厚的书中,像是被岁月沉淀下来的记忆。
年深日久,信笺的底色略显模糊,却依然能够看出大都是素雅洁净的淡粉、淡黄,还有几朵柔媚的蓝色勿忘我散漫地点缀在信笺一角,素淡典雅。竟是当年自己和邻桌女孩写满心头事的信。
欲寄彩笺兼尺素,天长水阔知何处。刹那间,湿润的感觉从眼底泛出,什么时候我把这些信笺遗忘在这里,竟让它的容颜随时光老去?
那时,校园湖中的并蒂莲正香香地开着,我们正是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的水样年华,喜欢在藤下听江南烟雨的呢喃,崇尚一池萍碎,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的意境,我随手捻来的风花雪月之词竟是邻桌女孩的最爱。
钦佩之余,她递给我一封古香古色的信笺,说是一位倾慕我已久的人所书。
打开来细细揣摩,竟有些怔了,从未见过这样雅致的书信,古朴典雅的红笺信纸,尤如唐朝诗人用过的素笺。写在上面的毛笔小篆字,是那么的娟秀,流畅,仿佛穿越了远古时空,看见了易安词人
年深日久,不记得信中写了什么,大概都是些勉励学业的话语,只清楚记得,从此,她的身影从字里行间沿着墨迹向我走来,一直走进我心里。
花了一个晚上的自习时间,细细为她写了回信,由此,我便与她开始了鸿雁往来。只是我答应她,绝不公开邮寄,只在两人都知道的秘密地方交流和保存。
但我依然感到快乐和满足。我坚信,古诗词中的鱼传尺素,雁衔锦书所指的一定就是她这样的红笺墨迹,不然怎会有红笺小字,说尽平生意的美丽词句传世。
每每轻触她始终如一的古色信笺,总是有种舍不得放手的感觉。恍惚中白癜风在北京的专科医院治怎么样尤如穿越了千年时空,回到远古,在唐诗宋词中,在洛水之滨、在巫山之峰,与舞着广袖的她相会。
那段日子,学校的草坪成了我和邻桌女孩最常眷恋的地方。槐花飘落的季节,她的信笺总是带着淡淡的清香,穿越时空地递到我手中。那种感觉,也许只能用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来形容。
书信往来中,彼此的言辞委婉,意韵优美。她娓女人洗澡时应注意什么娓讲述女儿家的酸甜苦辣、我细细诉说男孩里的趣事、然后交换彼此对生活、对未来的构想我感到自己在一点一点地袒露自己,也在用心一点一点地体会她。
我在信中说,如果可以用花草来比喻女孩子,那么喜欢将心事书于素笺上的她,必是蕙草。没有惹眼的娇美,没有乍来的芳馨,却有沁人心脾的清香与耐看的秀美,即所谓的蕙质兰心。
当我和邻桌女孩躺在校园柔软的草坪上读着这段文字,不仅相视而笑,她开心我终于给予她的关注,而我,知道自己竟是如此的与她心灵相通。   我知道时间不会改变一切的,有一天她会给我一片很蓝很蓝的天空,和那天荒地老的爱情。
花开几度,岁月更迭。现在的邻桌女孩已经远赴荷兰求学,临走的话语犹在耳边:长相守,不相忘!这个初冬的晚上,那些曾经穿越过清香的信笺,重新展现于我的手心,让我忆起,清纯岁月的情愫,告诉自己我是多北京某医院创新性简化挂号流程么的幸福和快乐,就算相思也是甜蜜的。      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